首页 > 武侠修真 > 大盛画尸人 > 第三十章 家宴

第三十章 家宴(1/2)

目录

蜡烛高悬,家人团座。

除了凌寒和林婕诗,其他几个人自打进屋的那一刻就好像进了别人家,拘束的很。

主要这一桌子菜,太过奢华了!

滚刀萝卜腊鱼头、腊肉笋丁、冬瓜汆丸子、清蒸手掰肠,外加一盘花生米、一盘手撕鸡。

说起来都是家常菜,但无论颜色、味道以及摆盘都不是他们记忆中的样子。

滚刀萝卜腊鱼头,汤汁色泽奶白,飘在汤面上是几朵白萝卜雕成的白莲花,在热气之中飘飘荡荡韵味十足。

冬瓜汆丸子,并不是寻常的冬瓜是冬瓜,丸子是丸子。

因为冬瓜和腊肉丁混一块儿,被搓成了鹌鹑蛋大小滴溜圆的小丸子,颗颗炸的色泽焦黄,周遭辅以用冬瓜皮雕成的底菜,韵味十足。

至于腊肉笋丁

每一道菜都像是一道艺术品,让人不忍下口。

每一道菜又都是香味扑鼻,让人口水直流。

“姑娘,这位凌寒先生莫不是宫里的御厨吧?”南姨怔了半晌,这才抽了抽林婕诗的衣袖,带着浓厚的鼻音问道。

南小月则脸颊羞红,低着头不敢看人。

就这一会儿功夫,她已经吞了好几口口水了,有一口还发出“咕”的一声,羞煞人了!

倒是那个小女孩儿,趁大家不注意,偷偷抓了一颗冬瓜汆丸子放嘴里,小嘴巴鼓鼓囊囊,含混不清地嚷嚷道:“这是什么肉肉啊?”

“好好吃的肉肉啊!”

.

丫丫这一闹,大家顿时都找到了事儿干。

南姨帮丫丫擦嘴,南小月则细心的替丫丫盛了一碗萝卜腊鱼头的奶白浓汤,林婕诗和凌寒两人则会心一笑,张罗着招呼大家喝酒吃菜。

一桌子融融洽洽,和和美美。

崩管是人是鬼,在美食的诱惑下都胃口大开,大快朵颐。

南姨木着脸,边吃边唠叨:“你说你一个姑娘家,天天在外奔波,我也不知道你都在忙些啥?”

“我这辈子啊,也没别的念想,就想着能看你嫁人,给林家留个香火。”

凌寒心中一动,看似低头吃菜,耳朵却早就支棱起来了。

“你们不要丫丫了吗?”一手鸡腿,一手丸子的小女孩儿不干了,小嘴一瘪,眼泪登时就流了出来,“奶奶你为什么要娘嫁人啊?”

“娘嫁人了是不是就不要我了?”

林婕诗赶紧过去把丫丫抱怀里,帮她抹去脸上的眼泪:“娘怎么会不要你呢?娘不会嫁人的,顶多给你娶个爹到家里来。”

“那你娶来的爹会做这么多好吃的吗?”丫丫抽噎着,奶声奶气的问道。

林婕诗被问得哑口无言,破天荒地竟然臊红了脸。

凌寒装作没听见,一边给南姨夹菜,一边心里偷着乐。

这小姑娘咋越看越顺眼了呢!

“我家姑娘命苦,至今也没遇着个应心的男人。”南姨转过头,拍了拍凌寒的手,木然说道,“丫丫不是她亲生,是她大哥一家留下来的遗腹子。”

“打小儿是我家姑娘一把屎一把尿给养大的,孩子认她,从小没个规矩喊娘喊习惯了。”

“你别多想。”

老太太这话说得,真是不能再明白了!

“额!南姨,喝汤!喝汤!”凌寒端起南姨的汤碗,帮他装上一碗热气腾腾的萝卜汤,“这汤暖胃养颜,您喝了明早一觉醒来肯定能年轻个十岁八岁的!”

老太太都喜欢听人恭维。

虽然南姨脸上始终面无表情的,但她还是张开嘴巴,发出一阵“咯咯咯”渗人的笑声,然后端起汤碗一小勺一小勺地喝了起来。

这是哄高兴了?

凌寒一边强颜欢笑,一边灌下一大口酒压压惊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目录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