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武侠修真 > 大盛画尸人 > 第四章 钟敲九响阎王发饷

第四章 钟敲九响阎王发饷(1/2)

目录

劫后余生。

驼背中年人讪讪的很不好意思,心中满是“原来高人就在我身边”这种感觉。

稍稍犹豫了下,驼背中年人正了正衣冠,双手齐额,给凌寒施了一个颇为正式的揖手礼:“小兄弟,救命之恩没齿难忘!”

“我马大山欠你一条命,日后有需要,随时吩咐。”

“赴汤蹈火,万死不辞!”

凌寒两辈子合起来也没受过别人这么大的礼,也是尴尬的很,赶紧把他拉起来:“没啥!没啥!举手之劳而已。”

“我叫凌寒,初来乍到也不懂规矩,以后还得请马大哥多多指点。”

一来二去客套了几句之后,两人很快就熟络了起来。

马大山舌头不大好使,说起话来含混不清,凌寒听得着实很痛苦。

刚开始的时候凌寒以为他这是天生的残疾,类似先天性口吃那种。

但有了从余天赐那里获得的医术之后,凌寒忽然就萌生了一种“这病应该可以治”的直觉。

为了验证此事,凌寒还让马大山张开嘴看了下。

在他的舌根下面,有一个的深红色的肉瘤,大小看起来也就比一个枣核大上那么一丢丢。

果然如此。

按照现代医学的说法,这玩意儿叫增生。

严重一点儿的话,可能需要动手术。

但像马大山这种个头儿不太大的,用针灸再辅助以中草药治疗也可以康复。

“咋了,小兄弟,你还会看病?”马大山含混不清地问道。

“略懂!略懂!”凌寒嘿嘿一笑,“你能不能搞到针灸用的银针?如果能再搞到一些中草药,那就再好不过了。”

“针灸可以缓解,再加上中草药辅助,最多一个月左右,应该就能好个七八成。”

“若想痊愈,完全正常,嗯,估计最多也就半年吧!”

马大山叹了口气:“小兄弟,不用费心了!我这病很多年了。”

凌寒咧嘴一笑:“试试呗!梦想还是要有的,万一实现了呢?”

“你就说你能搞到我说的那些东西吗?”

“能!”马大山犹豫了下,然后使劲点了点头,声音都哽咽了,“我,我谢谢”

因为是个驼子再加上口齿不清,马大山一直被人叫“马驼子”、“烂嘴巴”。

原本满腹经纶,一肚子的墨水,但就因为这外在条件各方面一直不顺,在县衙里当个小书,干得却是杂役的活儿。

一次被欺负急眼了,操起刀子冲一名衙内捅了过去。

然后就进了死囚牢,再然后就和凌寒一样,被带到了这里。

苟且于世这么多年,这还是第一次有人愿意把他当个人看。

凌寒决定帮他,一方面是觉得马大山这人还可以。

多个朋友多条路。

另一方面,凌寒也想试试自己画尸得来的医术是不是真的有用。

治不好的话也没啥损失,能治好的话还能落一个大人情。

成年人的世界里,人情很多时候比朋友管用。

张嘴“朋友”,闭嘴“兄弟”的人,真有事儿不一定能帮你。

欠你人情的人,往往比朋友更靠谱一些。

最起码,你能张得开嘴。

当然,要人帮忙,自己也得有可用之处。

不然的话,亲生兄弟保不齐也会来一句“我也很难啊!”。

本质上,都是交易。

.

此间事了。

凌寒和马大山收拾停当,然后一起出了那个小房间。

画尸人的工作时间极限就是一炷香,谁都一个样。

超过这个时间没出来的,大概率也就出不来了。

因为前面耽误了不少时间,等凌寒和马大山出来的时候,差不多刚刚好一炷香的时间。

一打开门,门口站着一个带着黑铁金属面具的赤膊壮汉,肩上搭着一方白色的裹尸布。

看到凌寒和马大山从里面出来,壮汉嗓子里发出了一阵难听的“咯咯”声,然后扭头向着走廊尽头的黑暗中走去。

马大山说,这个就是背尸匠。

他们把尸体背哪里去不得而知,但过两天尸体就会再背回来交给画尸人画阴画儿。

运气好的话,还能画到熟人。

“像刚才那情况,画不出来就真的会死?”凌寒看背尸匠都来了,那刚才应该真的还挺凶险的。

“会的!”马大山很严肃地说道,“每天都会有人死,不信一会儿回去你就知道了。”

“今天进去的人多,至少,十个起吧!”

马大山其实也刚来不久,充其量也就比凌寒早来半个月左右。

这个地方,画尸人一茬儿接一茬儿的,更新换代特别快。

新人来了死,死了又再来新人。

能活下去,完全靠运气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目录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