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武侠修真 > 大盛画尸人 > 第二章 死者的幻境

第二章 死者的幻境(1/2)

目录

第一次就碰上这么邪门的事情。

出师不利啊!

更为邪门的是,凌寒发现自己动不了了。

那个驼背中年人也没再说话,而是表情呆滞,好像假人一样一动不动。

也就是一两个呼吸之间的功夫,整个房间包括驼背中年画尸人和面前这具尸体,都如同扔到火堆上的蜡油,缓缓融化。

一个新的世界在融化的蜡汁之后,扑面而来。

“我这把年纪还能有个儿子,这是老天爷开恩赐给我的。”一个头发花白的男人抱着一个刚出生的婴儿欣喜若狂,“就叫你天赐吧!”

“从今以后,你的名字就叫余天赐。”

余天赐就是这具男尸的名字。

凌寒就好像开了上帝视角的观众一样,从出生开始去经历余天赐的一生。

与此同时,自己身处的这个世界也在余天赐的故事中,露出了它的冰山一角。

这是一个乱世。

尽管这个国家名为大盛,太平盛世的盛,但却没有一丝一毫盛世的样子。

天灾连连,人祸频生,当官儿的只想着敛财,做生意的坑蒙拐骗,有钱的酒池肉林,苦哈哈卖儿度日

更不要说,这个世界还有妖。

大盛西南,十万大山之中,有一个名为九幽的妖之国度。

人妖两不犯,互不干扰。

但那是几百年前的事情,近些年大盛国内屡屡有妖怪出现,伤人性命,食人血肉,甚至还有过屠城灭族的记录。

除这九幽妖族之外,大盛的其他方向也并不安生。

北有罗刹蛮族,西有极乐佛国,中间西北方向夹着的是一个崇尚武勇,被巫族控制的草原异族。

大盛东边和南边都是无尽的苍茫大海,海上有无数个大大小小的岛国联邦,隔三差五就要上大盛的海岸线上劫掠一番。

外有强敌环伺,内有天灾人祸。

大盛老百姓过的日子,可想而知。

余天赐出生在一个官宦家庭,父亲是天都城从九品的医学正科,搁凌寒前世大概是市立医院院长那个职位的样子。

老父亲走后,余天赐子承父业,青出于蓝而胜于蓝,坊间人称“余神医”。

一年前,余天赐救活了一个身受重伤的中年剑客。

没成想那中年剑客是京城里某位大人物的心腹,余天赐因此也莫名其妙得了一些象征性的赏赐。

官场之上,站队是个很玄妙的事情。

很多时候,你都不知道自己站在了哪个队伍里,有人早早地就给你贴上了标签。

半年不到的功夫,京城那位大人物因为党争被满门抄斩了。

余天赐因此被殃及池鱼,含冤入狱。

两个儿子一个死于拒捕,一个死于流放的路上。

妻子和小女儿更惨,被送进了教坊司,成为了达官显贵豪门士绅用来取乐的玩物。

余天赐在狱中得知此事,用自己的血在墙上写下反诗,而后一头撞死在了监牢之中。

“有心报国入杏林,奈何满朝皆苟蝇。”

“来世策马金銮殿,不执银针执刀兵。”

余天赐的故事就此结束,眼前的一切慢慢消散,凌寒再次回到了小房间之中。

自己的手依然还按在余天赐的尸体之上,没有诈尸,更没有融化,一切都还是自己刚刚滑倒时的那个样子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目录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