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女生专区 > 见空 > Chapter74

Chapter74(1/2)

目录
好书推荐: 我有金手指[快穿] 阴阳香火店 先生总不肯离婚 重生学霸女神 论如何刷负秦始皇的好感度 小可怜操作手册 她负责貌美如花 穿书之女配的分手日常 帝师王婿叶凡何思凝 小躁动

作者有话要说:第二更

李桐和梁见空几乎是面不改色,以李栀以前的个性估计也要跳出来呛声程然,但她现在学乖了,没有强出头。

而其他人,全都闻之色变。夏葵简直能直接暴起,被齐了梵拉住了,但齐了梵神色也不好,看起来信息量大到他也有点迷茫。付叔和李栀站一边,都是知情人,脸色都沉重了些。

许轻言感到吹了一夜的风忽然静止了。

“青山焚”事件真相扑朔迷离,确实有传闻说李家安插了一个非常厉害的卧底到程然身边,但这事听着就带着蹊跷,李桐和程然都没那这个说事,既然没证据,加之其他乱七八糟的传言也不少,传着传着也就不当真了。

可当程然此言一出,就像是平地惊雷。

程然笑得森然:“堂堂李家二当家,跑来给我当替身,委屈你了,梁二爷。哦,不,沈月初。”

替身这件事永远是程然心中的一道耻辱的伤疤,他把身边最信任的位置留给这个人,却是被这个人反噬到差点翻不了身,八年前,他一直以为是自己一早洞察,不然哪天程家被搞没了,他都还蒙在鼓里。

而眼前,要不是许轻言的出现,他还真会一辈子在那庆幸自己明察秋毫。

许轻言不像是会轻易移情别恋的女人,就连他都无法撼动沈月初在她心里的地位,梁见空何德何能,除非梁见空就是沈月初!没错,并非他一早洞察,而是对方早就想好将计就计。难怪,梁见空对程家的业务往来和人脉关系熟悉到诡异。

现在什么都说得通了。一个人为了达到目的,蛰伏多年,遇到危机,转危为安,甚至不惜改头换面,重出江湖。程然以前不过是觉得梁见空是个城府颇深,心思诡谲的危险人物,现在看来,这个人心狠在他之上,这种事闻所未闻,他有生之年碰上一次,也是领教了。

梁见空一点都不吃惊,面对程然的尖锐,他淡淡道:“也没什么,当领导的,总要深入一线锻炼锻炼。”

看着他若无其事的表情,程然牙根都在发痒,这人心里的定力太强,看来他的砝码加的还不够。

程然转身开始找李桐的身影:“李桐,有时候我觉得挺悲哀的,你好好一个老大不做,放手给自己的弟弟,难道就不怕一不小心,什么都没了?”

自家的事关起门来说,对外人,李桐的态度很明确:“我这个弟弟比我有想法,替身这个事,我觉得很有意思,原本以为撑不过半年你就会发现,没想到两年了,你才发觉不对。”

程然被李桐隔空一巴掌,忍着疼,继续道:“可为什么要整容换脸呢,你们怕什么呢,还是,他在怕什么呢?是怕被初恋情人认出来,还是怕被好兄弟找到,坏了你的事?”

梁见空从善如流:“你还真说对了,既然要走这条道,过去的人牵扯太多,是麻烦。”

李桐补了一句:“是我要求见空整容的,成天对着你的脸,我也是吃不消啊。”

当初,李家因为这个事确实发生过一次比较大的争执,李栀和李槐是反对的,他们不觉得有什么,反倒觉得这样更能打程然的脸,可李桐却不这么想,梁见空日后是要挑起整个李家的人,他又对程家如此了解,把他是沈月初的事隐藏起来,更能利用他的这一优势,让程然暗箭难防。至于梁见空本人,他同意李桐的观点。

就这样,梁见空和沈月初被刻意制造成是两个人的假象。

程然冷哼:“所以,不是梁见空针对我,而是李老大你对我有意见?我一直以为,你是为了梁见空才对我们家这么狠。”

李桐面无表情地回敬道:“我们两家,从来都不是个人恩怨。”

程然笑了笑:“所以,我们的恩怨总是化不了,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?”程然在李桐和梁见空之间来回踱步,他说出来的话,让许轻言越来越透不过气,“可是,我当初要强杀他的计划,他早已察觉,却没反之利用干掉我,而是假借这个名义,重回李家,这倒是有点奇怪啊。干掉我再回去,不是更好吗?”

程然走到李桐身边,绕了个圈,站在他边上,他的双手都插在裤袋里,齐了梵隔在二人中间,一身腱子肉几乎处于随时暴起的状态。

他看着李桐,一针见血:“现在的你,就是当初的我。李老大,你这个弟弟,人才啊。”

许轻言的心跳猛地开始狂奔,而梁见空眉头都没皱一下,全程淡漠地看程然一个人在那演戏。

夏葵冷道:“程狗,不论你怎么挑拨,都是没用的。二爷是大哥的亲弟弟,难道还会害大哥?”

程然诡异地笑道:“是啊,亲弟弟,这才可怕。大义灭亲啊。”

夏葵红颜一怒:“你不要在那指桑骂槐,有话就直接说。”

程然压根没把夏葵放在眼里:“我是说,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,李桐,我们暂且歇战,我今天来是很有诚意的,你们要的高纯度货,我有,算是破冰礼。如何?”

李桐眼皮一跳,可还未等他反应过来,暗处猛然发出几声哀嚎,在场的人,包括程然悚然一惊,刚拔出枪,瞬间,他的后脑顶上了一个冰冷的硬物。

齐了梵第一个暴起,可还没动手,直接被夏葵一个侧踢,猛退三步,他不敢置信地看着夏葵,后者没给他反应的机会,冲上来把他扑倒在地,低声道:“别乱动!”

齐了梵咬牙,仰面看着身上的人:“你他妈在做什么?”

刘海遮住了她半边脸,她的另一边脸竟有种悲伤之感:“当初,是老大安排的人围追我。”

齐了梵愣住。

而李桐的身后,拿枪指着他的,不是阿豹,是谁?

现场在一个快到匪夷所思的速度中被控制住。

曹劲从程然身后露出脸:“我说你们安安分分的下个葬,不好吗?”

许轻言看到曹劲的一刻,绷到顶点的心才缓缓放下。

一切都还在计划内,曹劲赶到了。

“举起手,把枪放下。”曹劲拿枪顶了顶程然。

程然没照做,曹劲一脚踹向他的膝窝,这一脚下了死力气,程然连个踉跄都没有,差点扑倒在地。

李桐内心已是惊涛骇浪,面上的肌肉也不禁被愤怒牵扯得有一丝变形:“曹队,今天是什么日子,你知道吧,你这么做,是非要我们动手?”

“不就是葬礼吗?呵呵,”曹劲神色一凌,“你拿我当猴耍呢,李槐还生龙活虎的,这骨灰盒里,装的是什么,你倒是给我打开看看啊。”

他指着许轻言身侧的骨灰盒,示意她打开。许轻言看上去有些犹豫,不断地朝李桐看去。曹劲可不管,虎着脸道:“磨蹭什么?”

全乱了。

李桐确实想要测试梁见空,可他想不明白作为亲兄弟,梁见空怎么会反水?除非,梁见空不是他弟弟。想到这一层,李桐后背发凉。可当他想要获取梁见空身上的毛发去做鉴定,却发现,他已无法调动人接近梁见空。梁见空身边的人都无孔不入,全不受他控制,这些年,李桐的太上皇做太久了,他想要收回权力的时候才发现,梁见空实际上已经把他架空了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目录
新书推荐: 人在超神开局获得冥王模板 我和女友是兄弟 她除了能打一无是处 抽个名将打天下 不负荣光,不负你 东京恋爱日常 玄学大佬燃翻天 楚后 斗罗:开局获得亚瑟王 惹上豪门:爹地别碰我妈咪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