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女生专区 > 见空 > Chapter72

Chapter72(1/2)

目录
好书推荐: 我有金手指[快穿] 阴阳香火店 先生总不肯离婚 重生学霸女神 论如何刷负秦始皇的好感度 小可怜操作手册 她负责貌美如花 穿书之女配的分手日常 帝师王婿叶凡何思凝 小躁动

她走到他面前,盯着他的眼睛,一字一句道:“如果,我不想你再为我背负我的命运呢?”

两句问话,梁见空在一瞬间错愕后,慢慢冷静下来。他倏然别开脸,倚靠在书桌边缘,气势全部沉了下来,周身仿佛有一团看不见的屏障。不似他坦诚自己是沈月初的状态,许轻言感觉得到,他全身都在抗拒跟她交流这个问题。

“月初。”

他的声音有点飘:“你什么时候知道的?”

许轻言有预想过他的反应,但不太理解他现在这个反应。

他开始推测:“生日那天吗?在你跟我告白的时候,你就知道了。还是昨天,你爸跟你说的?”

她说要回家的时候,他就有预感有些事再也瞒不住。加上她昨晚明显情绪失控,他不得不多想。

看他的神情有些不对劲,许轻言不由拉住他的手,他僵硬了下,但没有拒绝,可就是低着头,不看她。

她弯下腰,非要看他的脸:“怎么了,是怪我没跟你坦白?”

她并不是故意的,装作不知道,是怕打搅他的部署。

“你不需要有任何负担。”梁见空一开口就把许轻言说愣了,“不用觉得我很伟大,我只是做我该做的。日记里说我过得很糟糕,也都是心情不好乱写的,我也没有牺牲很多,本来我就没想好以后自己的出路在哪,正好有了这个机会”

“沈月初。”许轻言打断他,“你很伟大,你也不用为了让我心安解释那么多。虽然,我很难接受这个事实,但是,我都明白,我是那个被保护的幸运儿。最幸运的是,我还能找到你。”

梁见空明显一愣,脸色稍缓,可没好两秒钟,又道:“既然你知道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保护你,你今天为什么要把自己暴露在危险之中?”

提到这个,许轻言也不让步:“现在危险的是你,大哥把我拉入圈子,无非是想诈你,你如果太刻意的维护我,反倒会让他起疑。”

梁见空自然知道后天的凶险,实际上,他比许轻言更加清楚李桐的试探已经到了高危预警的边缘。这么多年来,李桐从未对他有过一丝怀疑,但是这一年,他确实是心急了些,暗地里加速了部署,这种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招数,曾经在他是程然替身的时候就已经玩得如火纯青,那时候就靠有李桐配合。

现在,类似的套路,李桐自然有所察觉。

但他也不能再耗下去,许轻言的出现已经让原本的轨道发生了变化,所有事情都可能随时脱轨。以他对李桐的了解,这个男人要么不出手,一出手必定是大的,这次也不会有假,他必须要抓住机会,釜底抽薪,全身而退。

许轻言见他终于收起那副气急败坏的样子,上前搂住他的腰:“不气了?”

梁见空顺势抱住她:“不算生气。”

“不是吧,我刚才觉得梁二爷好可怕。”

“”

她仰起脸,认真道:“爸说,找到你,是我们全家的幸运,是警方的幸运。但是,我们都不希望真的失去你。”

“你不会失去我。”

“这是你说的,不准食言。”

梁见空迟疑了一秒,说:“不食言。”可他还是有点想不通,“不过,你怎么会想到是你爸?”

“我倒不是一开始就想到了我爸,而是先想到你身上有一处有点奇怪。”许轻言迟疑了一下,“我和你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提过一句,你不让人近身,是因为不能被人发现植皮,你当时虽然没有明确表态,但我还是觉得这其中有点问题。”

许轻言特意停下来,想看看他的反应,梁见空眯起眼:“接着说。”

许轻言只好继续道:“你在青山焚事件中,真的被烧伤了吗?那个被烧焦的尸体,不是你,那么,你肯定已经被偷梁换柱。你的脸上没有烧伤的痕迹,只是单纯整了容。可身上却有几处植皮的痕迹,你是真的受伤,还是以受伤之名,在那个地方也做了植皮,掩人耳目?月初,你身上是不是装了什么东西?比如,追踪器?”

说到这,她的右手恰好落在他的后腰处。

许轻言记得在第一次给他做手术的时候,自己无意中触碰到他后腰的部位,还在昏迷的他本能地抵触,还有昨晚,哪怕在意乱情迷之时,他依然条件反射地停了下来。

梁见空觉得和许轻言聊天,真的需要一颗大心脏。

半晌,他点了点头:“没错,是个追踪器。”

梁见空简单跟许轻言交代了下他这些年的主要任务,就是利用他的身份制衡几大家族,不能让一方特别强,也不能让一方特别弱,目的是要同时削弱,有效控制。所以,青山焚是他一手安排了自己的死亡,因为他发现,程然一死,李家必然做大,大到无法无天,所以,将计就计,既然程然已经开始怀疑,那么就死给他看。借此脱身,也不会让李桐怀疑。后来好几次受伤,也确实是他自己安排。

但很多时候,他的位置不能实时传递,就要靠这个追踪器定位。

许轻言松了口气,比起她脑洞大开猜测的什么控制器,追踪器还是比较能接受。

“我有时会琢磨你身上装个东西做什么用,如果是替身时用的,那早就不是替身了,还要它干嘛?想来想去,估计你还有一重身份。”

梁见空感慨道:“所以,我才不能让人近身,都像你这么聪明,我早就不用混了。”

许轻言摇了摇头:“如果没有小槐跟我坦白我才是他姐姐,我也想不到那么多,我的身世,你是如何得知,我便猜测这一切很可能是我爸安排的。”

“所以?”

“月初。”

梁见空低下头,他会摘了隐形眼镜,恢复棕色的瞳孔,比黑色浅一些,有种类似琉璃的质地,他现在的容貌和过去相比锐利很多,可就是这双卸下伪装的眼睛,望着她时,依然有着少年时那份纯粹。

“让我帮你把它取出来吧。”

许轻言见他陷入思忖,解释道:“我并不是要阻止你,你要去做你认为正确的事,我支持你,但是,我不希望你陷入不必要的危险。”

许轻言那句重新调查身世,才是说服梁见空的关键。

他是不敢拿她冒险的。

比起之前生死一线救人时的大动干戈,这次简直是小儿科,许轻言的左手不方便用力,但配合右手,还是很利落地把东西取了出来,伤口很小,缝合也很顺利。她拿起芯片仔细看了看,追踪器芯片比她想得还要小。

梁见空趴在躺椅上,斜过眼看她一脸严肃地研究着镊子上的小东西,笑道:“已经更新换代过了,以前的那个大一些。”

就靠这个定位啊,许轻言回过头问:“我爸以前是你的单点联系人吗?”

提到许岁山,梁见空流露出一丝怀念和敬佩:“不是,他只是帮我做了很多铺垫,也帮了我很多,怕我应付不来,亲自带着我完成了很多训练。后来,有更高级别的人跟我联系,我和他也不方便多联系了。”

“曹劲上面的人?”

梁见空没回应,许轻言明了他不方便继续深入说下去。

梁见空撑起半边身子,左手曲起,支着头,右手拉过她的手,裹入自己掌心:“言言,他们毕竟是你的亲人,你不会怪我吧?”

许轻言却很平静:“知道吗,小槐跟我说过,有时候他也觉得他们做的是错的,错了就要纠正。”

她只对李槐特别心疼,对李桐和李栀并没有过多的感情,反倒是梁见空,才叫人佩服。

人都是有感情的动物,时间久了,会不会不小心忘了自己的身份,会不会无法对朝夕相处的兄弟出手?干这行的,定是要心志坚定之人,寻常人无法承受这种人性的煎熬。

“现在有几个人是可信的?”

梁见空盘算了一番,谨慎道:“没有人完全可信。”

许轻言回忆了下刚才开会的情况,问:“夏葵呢,她今天怎么帮我说话?”

“我说过,到这个份上,没有人是傻瓜,她想明白到底是谁救了她,是迟早的事。”

许轻言不太确定道:“大哥让我负责拿骨灰盒,所以,东西会在盒子里?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目录
新书推荐: 人在超神开局获得冥王模板 东京恋爱日常 玄学大佬燃翻天 我和女友是兄弟 抽个名将打天下 不负荣光,不负你 楚后 斗罗:开局获得亚瑟王 惹上豪门:爹地别碰我妈咪 她除了能打一无是处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