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女生专区 > 见空 > Chapter47

Chapter47(1/2)

目录
好书推荐: 我有金手指[快穿] 阴阳香火店 先生总不肯离婚 重生学霸女神 论如何刷负秦始皇的好感度 小可怜操作手册 她负责貌美如花 穿书之女配的分手日常 帝师王婿叶凡何思凝 小躁动

许轻言这两天情绪非常恶劣,梁见空在她面前做出一副坦荡的样子,可他的坦白却在她心上又扎上了一刀。

所以,许轻言这些天除了换药时避不开,其他时候基本不搭理梁见空,虽然她以前也不爱说话,但这两天简直是把冷淡贴满了全脸。李槐也看出了一点异样,私下去问了梁见空,二爷对此没表态,对许轻言的态度也很正常,可底下还是有人猜测二人吵架了,并且二爷看起来处于劣势

“许医生?”

许轻言还在想李槐昨天偷偷问她是不是生梁见空的气,反应过来的时候,眼前站着一个浓妆的漂亮女人,花姐。

许轻言这天跟凌俏约了在市中心吃饭,最近,她几乎处于罢工状态,梁见空也没怎么样她,她干脆出来透个气。

花姐的穿戴一如既往的美艳,许轻言跟她一比就朴素太多了,浅灰色大格子毛呢大衣,高领白毛衣,透着一股冷淡风,但架不住她气质好,换句网上的话说应该就是自带仙气吧。

因为上回救人的事,花姐对许轻言感官很好,热情地跟她打招呼:“快中午了,我刚办好事,一起吃个饭?”

许轻言客气地婉拒,指了指前面的餐厅:“我跟朋友约了。”

“哦,那下次吧。”花姐喜欢许医生清淡的眉眼和清透的目光,怎么看怎么顺眼,不由多说几句,“你还跟着二爷?”

这话虽然听着有些不对味,许轻言纠正道:“我只是梁见空的医生。”

闻言确认后,花姐神情却很复杂,一脸我懂的微妙笑容:“二爷,还好相处吗?”

她这样的人,哪个圈子不沾点边,梁见空,道上都是他的传说,但都是以讹传讹,听不得数,这人就是尊佛,凡人拉不下水。

见许轻言迟疑,花姐忙解释道:“我是想给你支点招,做我们这行的,其他本事没有,跟男人见招拆招的本事不少。你别小瞧这里头的门道,尤其是想二爷这样一百年不沾桃色的人,更需要警惕。哦,我之前就碰到过一个跟他差不多的,也是一副圣人面孔,对小姐正眼都不瞧,但实际上呢,暗地里把人折腾得没命的都有。”

许轻言觉得她思考的方向错了,她就是一个医生,按照现在梁见空的态度,也没表露出任何霸王硬上弓的意思,何况他们之间,怎么可能产生除了仇恨、利用之外其他的感情。

但她还是对花姐的好意表达了谢意:“谢谢,我现在对这方面没太多隐忧。”

花姐上次就觉得这位许医生人好,但就是防人之心不够强:“许医生,不是我忠言逆耳,你这样的女人本就不该趟这趟浑水,但既然趟了,就要学会保护自己。这个圈子里的人,呵,”花姐冷笑一声,“人面兽心的多,更何况梁二爷和程大少是死对头,你跟着梁二爷,不得不防啊。”

听到最后一句,许轻言倒是上了点心:“多谢花姐提醒。”

看来梁见空和程然不对头,人尽皆知啊。

许轻言追问了句:“花姐,刚才你说梁二爷和程大少是死对头,他们究竟为什么搞得那么你死我活的?”

花姐看了眼许轻言,又打量了下周围,凑近点说:“你都在李家这么些天了,还不清楚?”

“我听说是生意场上有纠纷。”

“是,这是一方面,但还有一个原因,我就提醒你一句吧。”花姐见许轻言周身散发着好人、好女人的气息,实在觉得她跟着梁见空,简直是误入狼窝,不由升起恻隐之心,“程然身边的替身反水,是梁见空的人,暴露后,被程然弄死了,因为这个替身,程家丢了半壁江山,还赔了好几条命,你说程然想不想要梁见空的命?”

午时,冬日的暖阳理论上应该很和煦,可许轻言现在全身发冷,头顶着的不是太阳,而是一桶冰凉彻骨的冷水。

“要说这件事我怎么知道,呵,那时候,我还真不知道他是替身,以为他就是程然。可这世界,双胞胎都未必一模一样,更何况原本就是两个人。”

要不是现在这个替身死了,花姐恐怕不会这么大胆地跟外人提起这件事。

许轻言强忍着不适感,轻轻拉住花姐:“花姐,这种事不可以乱说。”

花姐见许轻言不信,立马反握住她的手,凑到她耳边快速低语起来。

许轻言的脸色慢慢变白。

许轻言坐在餐厅里,她到的早,幸运地没有沦落到叫好等位的队伍中。只不过,她的脑子到现在还一片混沌,手里的菜单从第一页翻到最后一页。

“我来了!抱歉抱歉,今天录制新曲子,不小心拖了时间,你点了菜没?”

凌俏喘着气坐下,这大冬天的,她汗都跑出,赶忙脱了围巾。凌俏顺手也拿过一份菜单,这家轻食餐厅最近是网红店,排队人超多,还好许轻言到的早。

“听说这里的凯撒沙拉不错,还有牛油果奶昔。”凌俏说了半天,突然发现对面的人没反应,忙抬手在许轻言面前晃了晃,“想什么呢,喂,言儿。”

许轻言猛地往后靠了靠,似乎被吓到,好半天才找回视线焦距。

她僵硬地动了动嘴角,扯出个笑容,估计笑容不太好看,凌俏惊悚地缩了缩肩膀:“你没事吧?”

“没事,前两天感冒了,昨晚没睡好,有点懵。”许轻言拿起水杯喝了口。

凌俏叫来服务生,转头又问:“你最近不是在休假吗,怎么反倒生病了?”

许轻言笑笑:“没听过吗,越睡越懒,白天睡多了,晚上就睡不着了。”

“你怎么突然请了长假,工作不顺?”

“也没什么,前段时间体检,查出几项指标不好,我比较惜命,就跟领导请假了。”

医生都是拼命三郎,自己反倒落下一身病,凌俏理解地点点头:“你是太拼了,把工作当男友。”

许轻言不欲多说这件事,重新把话题带回到菜单上:“曹大头一会到了非吃了你,选了这么个点,光吃草。”

“呵呵,这叫健康轻食,最近都流行这个,我们健身房教练跟我推荐的。”

凌俏现在签约了音乐公司,她外形不错,底子也不错,公司打算把她包装包装推出市场,最近不是在减肥塑形,就是在练曲子录音。

许轻言点了份招牌沙拉,接着问:“曹大头最近有跟你联系吗?”

凌俏忍不住吐槽:“他是幽灵,我一礼拜前发他的微信,他昨天才回我,估计是出完任务回来了,今天就约饭了。”

曹劲年初升职后,越发尽忠职守,保家卫国之心坚忍不拔,有时候许轻言都忍不住吐槽他,与其给她介绍对象,不如先想想自己的媳妇在哪吧。

“两位美女”

说曹操,曹操就到,可惜被点名的两位美女头都没抬。

“怎么这么冷淡,不想我吗,我们多久没见了!”

曹劲撇撇嘴,愤愤地拉开椅子就座,这位今天总算是衣冠整洁,估计来之前大洗了一通,没给二位美女丢脸。

还是许轻言有良心,把菜单推给他:“没你买单,我们很不习惯。”

曹劲呲着牙把菜单看完,一脸生无可恋:“搞我是吧,哥在山坳坳里吃了两星期泡面,你就给我吃这个?”

“叫什么,这叫健康轻食,你被泡面伺候了两周的肠胃,不适合立马大鱼大肉。”凌俏一本正经胡编乱造,“姐姐帮你点,就这个了,有牛肉鸡肉。”

许轻言托着下巴,神情不由自主地柔软下来,看着这两个冤家互怼,这么多天来,第一次感觉到正常生活的气息。

曹劲恰好瞄过来,愣了愣:“什么鬼,轻言,你这表情我看得有点心发慌。”

“干嘛,我们家言儿怎么你了,对你笑你还不满意,讨打啊。”

许轻言笑着摇头:“你们真的不考虑下凑合一起过日子?”

“跟他她?我疯了吧。”

两个人超级默契地异口同声,说完后惊恐地看了看对方,突然都闭嘴了。

沙拉上菜很快,三个人都饿了,先吃了一会,许轻言吃得很慢,叉子一颗一颗叉起西蓝花,一口一口细细咀嚼,动作优雅得像在演舞台剧,与之相反,她的大脑正飞速地转动着。

慎之又慎,许轻言开口问曹劲:“你这次出任务没受伤吧?”

“这次部署太完美了,我没事,还嘣”曹劲做了个开枪的手势,意思明显,“枪准了一个大人物。”

许轻言眼皮一跳,看似很自然地接道:“抓到了?”

“嘘,不好说。”曹劲没被功绩冲昏头脑,适时打住。

那头凌俏拿叉子敲了敲曹劲的碗:“你这破案子从前年破到现在还没破完,我也是服。”

曹劲嫌弃地把碗拿开:“你们不知道,这里头是一张很大的犯罪网,牵扯很多关系,我们已经收拾好多个小鬼了,现在在抓大王。就是这帮家伙太狡猾,最好他们狗咬狗,我们就坐收渔翁之利。”

凌俏白眼他:“你当犯罪分子都是傻子。”

“你还真别说,狗咬狗,都恨不得咬死对方。”

“小心他们统一战线,对付你们警方。”

“呵呵,隔着血海深仇呢。”

曹劲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,许轻言虽然不清楚他到底在查什么案子,但隐约知道他这两年一直在追查一个案子,这个案子的犯罪团伙非常狡诈,曹劲为此气炸了好几次,但陆续也抓捕了不少嫌疑人。他这种人的工作危险系数很高,前两天许轻言还看到缉毒警察在追捕犯人过程中牺牲,她和凌俏都劝过曹劲,换个岗位,但这位大爷太爷们,把这份事业看得比自己生命更崇高。

人都是会成长的,谁又能想到当初的一中一霸现在成了人民警察呢。

曹劲嫌弃地咬着沙拉里的鸡胸肉,一副难以下咽的模样:“不说我了,我的活太苦,也不能多说,你们也别担心,死不了。说说你们,有情况没,男朋友找到没,别挑三拣四了,要不要我在隔壁队里帮你们物色下?”

凌俏慌忙咽下一口菜:“别,千万别,我谢谢你大爷。”

许轻言闻言自顾自吃着,反正她油盐不进,曹劲对她这块铁板已经放弃治疗了。

凌俏赶忙八卦起其他事,免得曹大头在动什么歪脑筋:“我最近不是签了新公司嘛,过两天还有音乐会门票,我去要两张来,倒时一起去。”

曹劲立马缩起脖子:“别,千万别,我谢谢你阿姨,我不爱这些,去了也是睡觉。”

凌俏恨这位不争气的,一脚踩在他鞋面上,用眼神威胁:你傻啊,我又不是让你去,我是让你陪言儿去!

曹劲信号短路,跟她较起劲,两个人在桌子下面互踩,也是没谁了。

凌俏气呼呼地收回脚,只好问许轻言:“赵大师的演奏会,你去吗,票子我这里有,那啥,那位梁见空梁老板,你有联系方式吗,要不约一下?”

“你他妈说什么?”

曹劲一声吼,整家餐厅都安静了,周围谴责的目光齐刷刷朝他们看过来。

凌俏觉得很丢脸,拉着曹劲的袖子低斥道:“你嚷什么!”

曹劲甩开她的手,面沉如水:“你给说清楚,梁见空,哪个梁见空?”

作者有话要说:梁二爷:我是被打入冷宫了吗?

许医生:没错。

梁二爷:什么时候复宠?

许医生:你之前有被宠过吗?

梁二爷:

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断,且看且珍惜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目录
新书推荐: 她除了能打一无是处 我和女友是兄弟 楚后 人在超神开局获得冥王模板 抽个名将打天下 东京恋爱日常 惹上豪门:爹地别碰我妈咪 斗罗:开局获得亚瑟王 玄学大佬燃翻天 不负荣光,不负你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