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女生专区 > 见空 > Chapter40

Chapter40(1/2)

目录
好书推荐: 我有金手指[快穿] 阴阳香火店 先生总不肯离婚 重生学霸女神 论如何刷负秦始皇的好感度 小可怜操作手册 她负责貌美如花 穿书之女配的分手日常 帝师王婿叶凡何思凝 小躁动

心跳震得她耳膜发疼,梁见空的这句话久久萦绕在她脑中。

她当真以为自己就是个摆设,压根没想到梁见空真的把命交付给她。

有那么一瞬间,她无法控制地去想如果她去不了,他们也怪不了她,那么梁见空如果因此丧命,从某种程度上说,她便是报了仇。

思及此,她心中涌上一股莫名的快意。

可是许轻言不由盯住自己的手,干净白皙的手指仿佛瞬间被血红沾染。

对医生而言,这跟杀人有何分别?

她猛然想起梁见空的话:请你一直这么善良,哪怕手里沾染鲜血,也请一定是救人的鲜血。

片刻分神后,许轻言重新打起精神,心中已有决断。

程然的电话再次打来。

“许医生,在忙吗?”

听他的声音,仿佛一切如常。

许轻言一个拐弯,开到一条小路上,故意道:“有事吗?如果不是很急的话,我一会回你。”

程然立马说:“急事,我想告诉你,别开那么快,我们的人不是来追你的,是来接你的。”

她心头紧了紧,立马看向后视镜,难怪这些人没有追堵她,仅仅是跟着她。

许轻言皱起眉头,她已经意识到什么:“接我?”

程然解释道:“是啊,你应该知道了吧,梁见空出了大篓子,怕是活不过今晚了,涉案相关人员都会被牵连,你立刻跟我的人走,避避风头。”

看来今晚真的出大事了,许轻言心中飞快地盘算着:“你觉得我避得过去?”

“梁见空如果死了,对我们都是大好事,月初也能安息了。”

他把沈月初搬出来,如同把一尊大佛压在了许轻言胸口。

许轻言跟他斡旋起来:“我刚和梁见空通了电话,如果我赶不过去,你觉得木子社会放过我?”

程然跟她分析起形势:“我会保护你。但如果你去了,还救不了他,你猜萧酒会不会当场杀了你?”

许轻言没顺着他的话,反问道:“可如果我救得了他,就能取得他更大的信任,现在就让他死了,你不觉得太便宜他了吗?”

车子拐出小路,奔上了一条砂石路,这里越加没有人烟,隔了老远才看到一盏路灯,一副惨淡的模样,在地上照出一小圈光晕。

程然在那头沉默了会,说:“看来,你的目标更大。”

许轻言分了心开车,猛然看到路中央有个破碎的垃圾桶,急打方向盘,堪堪避过。

后背激起一阵冷汗,又开了一段路,许轻言这才接上话:“难道你的目标仅仅是梁见空?”

程然的声音变得严肃几分:“你比我想的还要有魄力,可你有把握救得了他吗?”

“他是死是活,我都不亏,至于我的性命。”许轻言笑了笑,“我并没有多在乎。你的人最好不要再跟着我,我不希望把事情搞砸了。”

程然的野心自然不止那么一点,他迅速衡量了下局势,与其现在就废掉许轻言这颗棋,倒不如像她所说,冒一次险,更进一步。

“那好,我们算是达成一致了。我相信你。”程然做出决定,“对了,如果你被警察抓了,我一定会救你出来。”

许轻言以为今晚不会再有事令她吃惊,可程然这句话又在她心上敲上一击,难道不是程然对上了梁见空,而是警察?

许轻言赶到酒哥发来的地址时,已经过去半个小时。

这里是一处荒地,照着酒哥的指示,她把车开到深处停下,他们的车应该就隐在附近的树丛中,许轻言在黑暗中辨认了好一会,才认出越野车彪悍的轮廓。

她拿着背包下了车,四周全是一股荒草干燥枯萎的气味,很是难闻。许轻言吸了吸鼻子,竖起衣领,看了看周围,确认没人跟着后,快速朝越野车走去。

越接近那边,她的心跳就越快。

如果梁见空这个时候已经快不行了,她该怎么办,这里连月光都没有,完全是伸手不见五指,倒是杀人灭口,弃尸荒野的好地方。

忽然,许轻言被人从身后扣住脖颈,她的头皮瞬间炸了,喉咙口发不出一丝声音。

“别出声,跟我走。”

是酒哥。

酒哥推着她往前,竟然绕过了那辆吉普,又走了一段路,终于在一处破瓦棚前停下。

那边隐隐有四五个身影。

“酒哥?”

“嗯,来了。二爷情况怎么样?”

“二爷又开始流血了。”有一个弟兄上前答道,“许医生,你终于到了。”

许轻言后背猛地被推了一把,萧酒狠狠道:“快进去!”

她差点踉跄着跪倒,也不敢耽搁,立即走到梁见空身旁。他被平放在地上,大衣盖在身上,周围被清理出来,不远处的废弃铁桶里被点上了火,还算亮。

这破环境,比上次的情况还要糟糕。

许轻言匆匆一瞥,心下一沉,他紧闭着眼睛,脸色白得吓人,情况似乎并不如她以为的良好。

梁见空的感官异常敏锐,听到动静,倏然睁开眼,许轻言恍惚看到他眼眸在对上她视线的瞬间亮了亮。

他扯出一个笑容:“来了。”

他好像非常相信她会遵守诺言。

许轻言愣了愣,胸口不知为何闷得发慌。

她在他身旁蹲下,拉开他的大衣,看了看伤势。

有过上次惨不忍睹的经历,这回的伤势在她的接受范围之内,虽然浅灰色的毛衣已被血浸透,但好歹不算血流如注。

“还好,只中了一枪。”梁见空像个报告成绩的熊孩子,明明只有59分,还跟得了100分似的。

许轻言瞪了他一眼,他连嘴唇都失去了血色,但可能是经历多了生死劫,神色并不慌张,神智也很清晰,意志力真惊人。

可她知道他在用尽全力忍耐,他的呼吸灼热,说话也很费力,大滴大滴的汗从他的额头滑落。

她几乎本能地伸出手替他擦去冷汗。

她的手有点冰,他的额头滚烫,短暂的碰触让两个人同一时间怔住。

许轻言触电般收回手,很快垂下眼,冷冷道:“谁跟我说不会经常受伤的?”

她检查了下,算梁见空幸运,子弹的位置并不刁钻,也避开了致死部位。

梁见空也没料到她会这么做,好一会才回过神,笑了下,似乎牵扯到了伤口,呲牙道:“我的意思是说,不经常死人。”

“还笑,都什么时候了。”她皱了皱眉头,又检查了一番,故意狠道,“我没带麻药。”

梁见空看着她皱起的眉头,还有心思想着她怎么老爱皱眉,好像遇见他后,她总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。

他故作轻松道:“开始吧,我忍得了。”

许轻言放下背包,还好她职业素养过硬,签过合同后就准备了急救包并随身携带,不然哪怕她人在这里,也只能和梁见空玩干瞪眼。

许轻言一面迅速取出酒精、手套等物件,一面跟站着围观的人说:“其他人都先出去。”

梁见空紧跟着命令道:“都出去。”

“二爷,我们必须盯住她。”酒哥立马反对。

“许医生要是不想救我,大可不必赶来。”

他说这话的时候一直盯着她的脸,她垂着眼,只顾着自己的动作,光线不明,看不清神色。

酒哥猛然转身往外走。只剩下他们。

“你就这么相信我吗?”

许轻言做好消毒准备,戴上口罩和手套,居高临下,只露出一双清秀的眼眸,正对他的视线。

梁见空缓慢地动了下肩膀,让自己稍微舒服点,然后说:“我向来用人不疑,疑人不用。”

“我的刀,可以帮你取子弹,也能补上一刀。”许轻言俯下身,贴近了他的面庞,压低了声音。

梁见空静静地看着她,漆黑的瞳孔印着火光,有种妖娆的魅惑:“可以,你动手吧。”

或许他确信她不会这么做,或许他还保留气力,不怕她这么做。

他和她的对视,许轻言先败下阵来,深吸一口气,专注起伤口,由于没有麻药,她只能说些话分散他的注意力:“你不问我是怎么摆脱追踪的吗?”

梁见空望着头顶破旧的棚顶,那里有个大窟窿,可以看到外头黑漆漆的天,腹部的疼痛已近乎麻木,他的呼吸也格外费力。

“大概,你总有办法说服程然吧。”

许轻言手上的动作顿了下,他什么都知道。

“你不担心我把他带过来?或者替他做什么事?”

梁见空闷哼一声,疼痛突然刺入他的心脏,他忽然意识有些模糊。

许轻言半天没听到他的声音,察觉有异,倏然抬头,梁见空不知何时闭上眼。

她低呼他的名字:“梁见空,梁见空?”

梁见空没有反应,许轻言一时间没了动作,这里静得只剩下她急促的呼吸声。

空气压抑得仿佛被抽光了氧气,只有短短的几秒钟,对许轻言而言,仿佛经历了半生,脑中无数个念想闪过。她死死盯着他的脸,在无数个念想中,有两个念头不断地冲击着她的神经。

如果她现在什么都不做,梁见空可能就会这样死去。

但这个念头很快被另一个念头压了下去,许轻言用力摇了摇头,可那个念头依然牢牢霸占她的大脑,她心底升起深深的恐惧,她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念头。

因为,在这一刻,她突然很害怕,梁见空就这么死了。

许轻言被这个想法震住了。

然而,还没等她回过神,梁见空就醒了,但还没完全清醒,刚恢复一点意识,便吃力地说:“别怕,死不了。”

像是自言自语,又像是安慰她。

就如同在尼泊尔那次,交火中,他明明意识不明,却仿佛知道她在身边,用力握着她的手,让她镇定下来一般。

作者有话要说:梁二爷:真的怕我死吗?

许医生:从局势上来说,你还不能死。

梁二爷:仅此而已?

许医生:怕你死了,别人以为我蓄意谋杀。

梁二爷:你撒谎。

许医生:没有。

梁二爷:你平时没那么多话。

许医生:再见!

Chatper41

许轻言从棚里出来,酒哥焦躁地在外头等着,其他几个人散在周围戒备着。

酒哥见她出来,立即冲上前,许轻言没有摘下口罩,闷声道:“你们可以进去了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目录
新书推荐: 斗罗:开局获得亚瑟王 惹上豪门:爹地别碰我妈咪 人在超神开局获得冥王模板 她除了能打一无是处 楚后 不负荣光,不负你 玄学大佬燃翻天 东京恋爱日常 我和女友是兄弟 抽个名将打天下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