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女生专区 > 见空 > Chapter30

Chapter30(1/2)

目录
好书推荐: 我有金手指[快穿] 阴阳香火店 先生总不肯离婚 重生学霸女神 论如何刷负秦始皇的好感度 小可怜操作手册 她负责貌美如花 穿书之女配的分手日常 帝师王婿叶凡何思凝 小躁动

转眼跨年了,曹大头终于现身,请许轻言和凌俏吃了个饭,他对她总是特别照顾。许轻言正好也有事问他,便应下了。

曹劲和凌俏碰到了就开始互贬,许轻言就看看,笑笑,曹劲觉得有点冷落她了,突然想到件事,忙说:“我前段时间碰到江兰了。”

江兰,她温柔又可爱的同桌,高三的时候转学了,听说后来出国了,反正出事以后,她们就没再联系过。

“她回国了?”

“嗯,也就是回来探亲,她结婚了,孩子两岁了。”

“哦。”

“她跟我问起你。”曹劲看着许轻言低头吃着菜,自顾自地说,“她好像不知道你转行行医,也不知道月初的事。”

许轻言没在意:“嗯,她在国外这么多年,消息不通。”

“她问我,你有没有原谅她。”

“原谅?从何说起。”许轻言觉得有些纳闷,“我跟悄悄都没事了,又怎么会生她气。”

凌俏也说:“我这个罪魁祸首都成闺蜜了,她呀,太小心翼翼了。”

“她就是觉得内疚,听说今年也去给月初上坟了。”曹劲回忆了下,扯出一个笑容,“你别说,我到现在都觉得月初这小子狠起来真有点让人瘆得慌,不过要不是他”

“要不是他,我的手就废了。”许轻言轻声接道。

那时候,围绕在许轻言身边的怪事层出不穷,有人恶意想要整她,整她也就算了,后来把江兰也牵扯进来,利用江兰把她骗到了美食街边上的废弃工厂,上来就要废了她的手。她当时脑中一片空白,完全懵了,耳边只剩下江兰撕心裂肺的哭喊。眼看着钢管戳下,她眼前一阵风掠过,然后右边的桎梏没了,有人挡在她面前,这么近的距离,再是近视,她也不会认错这个人的背影。

许轻言第一次看到沈月初打架。

以前听说他很能打,但也只是一个概念。

现在,在她面前,这个很能打变成了一副动态画面,她差点看呆了。

他打架的时候神色冷峻,像是把月光凝在了脸上,白得渗人,跟平时笑吟吟的样子判若两人,每一次出手绝不浪费力气,狠准快。更多的许轻言描绘不出来,事情发生太快,完全不可能像电影里头那样一帧帧看仔细。

当时那些流氓发了狠,手里竟变出一把小刀,直冲许轻言来。就在这几秒钟,沈月初几乎是飞奔到她面前,毫不犹豫,直接用右手握住刀刃。

她清楚地记得自己失控的惊叫,以及他掌心成串的血珠滚落在地。

他眉毛都没动一下,直接右手腕一翻,把人的手腕给折了。刀还在他手里,他就这么握着,冷冷地望着倒在地上的人。

他回头看她的时候,身上的戾气还没收起,她不由愣在原地,没敢再往前一步。他意识到什么,轻笑道,别怕,我是来救你的。

凌俏恶狠狠地踢了曹劲一脚,说什么不好,说这个,真是要把天聊死!

紧接着,凌俏也无奈地叹了口气:“就因为这事,沈月初从来不拿正眼看我好吗,我成天热脸贴冷屁股。”

“谁叫你没管好你妹,你说撕撕乐谱就算了,还找流氓废轻言的手,月初没废了这帮混蛋已经是心怀慈悲了。”曹劲很是感慨,笑了笑,有点苦涩,又有点怀念,“那小子总喜欢放学跟着你,那天看你没回家,也没去学琴,觉得不对,抢了我的自行车就跑,我他妈为了跟上他,腿都跑断了。他呀,一碰到你的事,就紧张得不行。”

许轻言心里涩得不行,她知道,没有沈月初,她的手就真的废了。这也是为什么后来所有人都骂她良心被狗吃了。

而沈月初的手虽没伤到要害,但终归留下了些许伤疤。他也一直不愿把伤疤露给许轻言看,每次许轻言要看,他就躲,耍无赖,他怕许轻言内疚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目录
新书推荐: 人在超神开局获得冥王模板 我和女友是兄弟 她除了能打一无是处 抽个名将打天下 不负荣光,不负你 东京恋爱日常 玄学大佬燃翻天 楚后 斗罗:开局获得亚瑟王 惹上豪门:爹地别碰我妈咪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