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女生专区 > 见空 > Chapter1

Chapter1(1/2)

目录
好书推荐: 我有金手指[快穿] 阴阳香火店 先生总不肯离婚 重生学霸女神 论如何刷负秦始皇的好感度 小可怜操作手册 她负责貌美如花 穿书之女配的分手日常 帝师王婿叶凡何思凝 小躁动

如果时光倒回到十个月前,许轻言也绝不会相信她会做出这样的决定,那个时候的她只是芸芸众生中最普通的一员。毕业后承蒙老师厚爱,顺利留在医院,每天战斗在救人治病的第一线,日复一日,乐此不疲。每天坐诊,查房,研究病历,下了班也没有过多的社会交际,健身,回家,看书,睡觉就是她生活的全部。别人看起来略显无聊,但许轻言很满足。

曹劲偶尔会跟她联系,两个人见面吃个便饭,交流下自己的近况。每次曹劲都会无奈地笑道:“你能说说你的生活吗,怎么总是工作。”

许轻言愣住,仔细想想,只憋出一句:“这就是我的生活呀。”

曹劲感慨:“这哪叫生活,今天晚上我请你看电影,你有多久没进电影院了?”

许轻言支着下巴,清秀的脸上难得露出一个浅浅的笑容:“不了,晚上我值班。”

在所有人眼里,哪怕是曹劲,都觉得许轻言是一个感情淡漠的人,好像山顶的空气,冰凉又稀薄,甚至于他们有时不知道该如何跟她沟通。没错,她从小就是一个不太外向的孩子,甚至因为这种个性被同学以为高傲,没少受同班顽劣的少年人欺负。

但二十岁之前的她和二十岁之后的她还是有些许区别,但区别在哪,她最亲的人也说不上来,仿佛她的灵魂里忽然缺失了一块,再也补不上。

可许轻言觉得她有自己的生活,即使不被外人理解。比如她喜欢一个人旅行,她的工作性质限制了她的自由,但她总是会争取每年出去一次,背上行囊,放下包袱,一张地图,就很洒脱。

也许她骨子里也有点冒险家的精神,只是平时大家都没看出来。

许轻言这回去了趟尼泊尔,她选择自由行,住宿也无所谓,辗转于路边不同小旅馆,不急着逛景点,泡杯茶,坐在窗台,放眼小街小巷人情风俗,慢慢感受难得的静谧。

在离开一处前往下一处前,许轻言端着相机给这家不大的旅馆摄影留念。这时,她隐约觉得旅馆里的气氛不同于往日。当她把镜头对准前台时,站在前台的两个男人忽然大步冲她走来,凶狠地夺下她的相机。

这两人都是中国人,一个非常高大,犹如豹,精锐的目光锋利如刀,一个身形偏瘦,肤色黝黑,杀气很重,也就是这个人抢了她的相机,他的力道很大,揪过相机带的时候,许轻言的手心被划出一道红痕。这个男人冷冷地盯着许轻言,仿佛只要她动一下,就立刻扭断她的脖子,他低声暴呵:“你在拍什么?”

许轻言这两日也常听闻她现在所在之地已靠近边境,并不十分安全,遇上事情唯有自求多福。

“不好意思,我只是想拍一下那个装饰物。”许轻言镇定地指了指前台桌上摆放的一排石像。

那男人似乎不信,而他身后的男人一直用豹般的眼睛打量着她。

“你是医生?”他低沉的声音犹如铁石压得人喘不过气来。

许轻言愣了下,顺着他的视线看向自己的行李包,里面放着一本医学权威期刊。

许轻言不敢撒谎:“是。”

那人又问:“外科?”

许轻言迟疑了下,黑面男已回头和后面的豹男对视一眼,紧接着他猛地抓住许轻言的胳膊,压低声音说:“跟我走。”

饶是许轻言再冷静,这时候背上也冒出阵阵冷汗,但她还是面不改色地问:“你们要带我去哪?”

黑面男急不可耐,不容许轻言多说,也不解释,硬拉着她走,倒是豹男上前一步用不容置疑的口吻轻声说:“需要你帮个忙。”

虽然说是帮忙,但哪里有人用暴力请人帮忙的?

许轻言在之前跟他们对峙时就观察过四周,店家一直在那装聋作哑,在这块不安定区域混迹多年,他们早就摸索出一套明哲保身的方法,或者说这些店家也未必干净。向他们求救是没有用的,而手机又放在包里,没有机会拿到。旅馆门厅当下除了他们,再无其他旅客。

虽然不确定这二人的身份,但看到黑面男脖颈处的纹身,以及豹男全身上下散发出的黑色气场,不难猜出这两人是道上的人。

换句话说,她今天着了道了。

许轻言被两个男人一前一后强行带到一楼最里面,她知道现在呼救只会让自己死得更快,思忖间不由苦笑,谁能想到电视剧里的情节狗血般发生在自己身上,也怪自己没有听曹劲的劝告,他早说过这块区域不如看上去安稳,不建议她一人前往。

黑面男和豹男一直走到最后一间,黑面男回头看了眼许轻言:“进去后不准发出任何声音。”

许轻言点了点头。

黑面男开门进屋,许轻言跟在其后,她已做好充分的心理准备,以为会看到什么骇人的东西,但屋里很暗,窗帘全被拉上,她根本看不清。豹男在她身后关上门,一时间屋里寂静得只剩下心跳声。

豹男在她身后低声催促:“走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目录
新书推荐: 东京恋爱日常 我和女友是兄弟 楚后 她除了能打一无是处 人在超神开局获得冥王模板 惹上豪门:爹地别碰我妈咪 斗罗:开局获得亚瑟王 不负荣光,不负你 抽个名将打天下 玄学大佬燃翻天
返回顶部